二十七

栗子

脱单有望

【启副】生如夏花2

好像没有什么实际内容。。。
下节让八爷上线做助攻
第一次发文字好激动(๑ºั╰╯ºั๑)
副官我奈你

香槟玫瑰
代表花语: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,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,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,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。


张启山这个男人一辈子里吐露心声的时刻寥寥无几,他习惯了强势习惯了干练习惯了在长夜中咬牙坚持。他将一切的心思深掩在心底,例如,对陆建勋的不满对裘德考的疑虑,以及对副官的那份爱情。
张启山自认为是一个冷心冷情的人。却从未想到在张副官的身上栽了跟头。不知是初见的那一抹狡黠的笑容让他沦陷,还是无时无刻的忠诚跟随使他心动,那个挺拔倔强的身影终究深深的烙在了心底。
正如张副官所说“和佛爷在一起,百无禁忌。”张启山从来不信邪。却不由自主地在这份感情上患得患失。每当感受到背后那一道紧紧追随的目光,他总能在这乱世中感到一丝心安。张启山害怕他将这份感情告诉副官后,他将失去这双明亮的眼眸,失去那个明朗的人。
陆建勋初来时,曾将张副官借去两个星期,这两个星期张启山寝食难安,曾经得心应手的事情也变得束手束脚起来,最终还是寻了个由头,将张副官提前叫了回来。
其实,张启山早已离不开张副官了。
我亲爱的张副官,我该拿你怎么办?

生如夏花

大概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吧,用片段呈现,文笔不好,多多包涵,毕竟我没有高中文凭(๑´ㅂ`๑)
雏菊
花语——隐藏在心中的爱
像缪塞的诗里写的一样 “我爱着,什么也不说;我爱着,只我心理知觉;我珍惜我的秘密,我也珍惜我的痛苦;我曾宣誓,我爱者,不怀抱任何希望,但并不是没有幸福 ——只要能看到你,我就感到满足。


又是一个阴雨天。冰凉的潮气一个劲儿的往骨头缝里钻,张副官腿上的旧伤又开始泛疼了,断断续续的,扰人清梦。伤是上一次与佛爷去矿山时留下的,那时佛爷昏迷,张副官一个人对付一群人,终究是勉强了些,中了一枪,又急忙跑去了红府,到底是烙下了病根。副官抚着伤腿,呆呆的看着窗外,感受着疼痛从小腿钻到大脑里,钝钝的疼。张副官想起了佛爷,佛爷常年征战,身先士卒,又下墓探险,身上也是落下了不少的伤。这个雨夜想必佛爷也不好过吧,那个刚毅的男人身上肩负着巨大的责任却也承受着巨大的痛苦,漫漫雨夜,他是否也孤灯难眠?张副官起了身,落地有些不稳,他跺跺脚,试图减轻一些麻痛。
张副官打了一盆热水,兜里揣着药膏,但站在张启山门口时却停下了,他想,佛爷会不会嫌我多事,又或者我会不会打扰了佛爷。
“谁在门口?”低沉的声音透过厚重的木门传了过来,佛爷果然没睡。
张副官像往常一样挺直了身子,沉声回答道“是我,副官。”
“进”
张启山的房间里仅仅亮着一盏床头灯,柔和的光晕洒在他刀削一般的脸庞上,平白添了一丝温柔 ,和暖美好。睡袍半敞着,小麦色的胸肌一览无余,让人绮思连连。张副官不禁往上瞟着,竟忘了说话。张启山支着脑袋,声音里染了几分笑意“看什么呢?”
张副官猛地回过神来,又羞涩又紧张,逼得耳朵上浮起了一层粉,低着头不敢看人“属下,属下想冬夜寒冷潮湿,怕伤了佛爷的身子,所以拿了些热水和活血的药膏来。”
张启山盯着他颤动的眼睫,心里软的不得了,看看我们家副官,多么细心体贴。张启山柔声说道“有心了”
“这是属下的职责”张副官的心狂跳不已,他爱张启山,他的一切都让他心动。他隐藏着这个秘密,却无法像处理军务那样做得完美无缺。
匆匆忙忙的搁下东西,草草说一声属下告退,张副官退出去关好门。
灯下,张启山抚着药盒,发出一声轻笑。
“谢谢你,我的副官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