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七

【启副】我回来了

看过老九门和沙海,特别心疼张日山,不管和谁在一起,干什么,身上总是带着挥之不去的疏离感和孤独感,就想着曾经活泼爱闹的少年终究是去了,自己一个人,很想家吧。写篇启副,张日山需要一个拥抱。

ooc属我,大家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,尹南风,最近有些慌乱
        首先,我要说,张日山你个大猪蹄子!!!!!

        事情要从昨天说起

        张-坑钱-不要脸-冷漠-日山正与我进行着亲切且友好(并不)地商务会谈,嘴上说着饭要一起吃,钱要一起赚,可你眼睛里明明写满了“我要赚走你的钱”好吗!我在你手上吃了多少亏你没点儿数吗!╮( ̄⊿ ̄)╭我尹南风辣么聪明才不会上这个老狐狸的当呢,哼╯^╰。

        会谈一时陷入僵局,忽然听到外面一阵骚动,打斗声连起,间或夹杂着棍奴的惨叫和餐具落地的脆响。我有点慌张……他喵的出一个吴邪还不够吗,我新月饭店的东西很贵的好吗!我(总体上)本本分分做生意,这一个个的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想砸就砸,我不要面子的嘛!生气╰_╯。

       我靠张日山你把幸灾乐祸的眼神收一下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是在看热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声声慢快步上前,说:“闹事的只有一个人,说自己叫张启山,那人我瞧着不像一般人,老板您要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哼,冒充佛爷的不是胆子太大就是脑子太小,这能是普通人干的事儿?

       “走,我到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不要命!”我弹坐起来,带着一股怒气(怨气)走出房间。“老东西,你也出来看看吧” 不知道张日山是怎么想的,表面上一如既往的稳如老狗。估计他的内心戏不比我少,我还是不触霉头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 我,新月饭店老板,尹新月,迷倒万千少女的,坐拥上亿财产,成熟霸气的御姐就是我,古玩女强人就是我。脚踩八厘米的细跟高跟鞋,身后跟着二十个小弟,不管来人是谁,气势不能输。 等等啊,张日山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啊?平常你不都是倒背着手,不紧不慢的迈着四方步吗,你不是老大爷走姿吗,你站住啊,不要抢我风头好吗!着什么急啊,你急着见情人啊,你这个样子很像等丈夫回来的小娇妻你控制一下啊!百岁老人稳重一点哎

         会议室到大堂不过几步路,很快在二楼扶梯上看见了大堂里的人。那人背对着我们,正在用酒瓶砸我小弟的头。酒瓶应声而碎,一时间我不知道是应该先心疼我的小弟还是先心疼我的好酒(果然还是心疼我自己啊)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人穿的一般,但浑身的王霸之气的要满溢出来了啊喂,背影的写满了你们这群渣渣的鄙视感,难道真的是佛爷,他不是失踪了好多年了吗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疑惑的侧头看了下张日山。我……woc,老东西你抖什么⊙∀⊙?老东西你是不是哭了∑(❍ฺд❍ฺlll),老东西你控寄一下里自己啊!!!! 你不是我认识的大冰块,你是自来水烧开了吧这么激动作甚?

        那人回了身,视线扫过我,然后……我就被无视了?他们两人视线交接,一时间都没有说话,绝对不是我的错觉,我明明看见了空中有小心心在闪动!

         “佛……佛爷”老东西嗓子哑的不像人声,还带着颤音。佛爷甩开棍奴三步两步就跑到了我们面前,满心满眼都是张日山,根本不看别人。我脑袋里怎么会有婚礼进行曲的BGM?ԅ(✧_✧ԅ) 我没点歌啊!

        罗雀你给我住手!挥着鱼竿你是想打佛爷吗,你这个没眼力见儿的!现在不是护着老东西的时候,就应该让他被扑倒啊。你这样很容易被反杀的知道吗!

         佛爷上来就给了张日山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,从我的角度只能看见他埋在佛爷肩头,只漏出一撮软软的头发。“佛爷……”啧啧啧,怎么还撒起娇了,这委屈的小鼻音谁听了能把持的住啊。老流氓一秒变小奶狗可还行!

        佛爷很温柔很坚定的看着他,说:“没事儿,我回来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毕竟比罗雀会看眼色,赶紧挤眉弄眼的让人都出去了,大厅剩下了他们两个。至于砸坏和桌椅板凳,锅碗瓢盆,我事后……事后我也不敢让佛爷赔啊!

       突然觉得,老东西终于算是有个人陪了,真好。

期颐

私设如山
角色是三叔的,
ooc是我的 小学生文笔 ,
轻喷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期颐
         终究是老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即使仍是少年模样,却再寻不回那鲜衣怒马的此世时光。已经多久见不到笑容了? 百年可以很短,短的只剩下一句承诺,百年可以很长,长的寻不回故里人 。
        张日山百岁了。
        岁月到底将他逼成了不伦不类的陌路人。一方面,他嘴里念叨着的是协会、公司、经理,身穿的是熨帖的西装,像所有年轻人一样手机不离身,但另一方面,他又是一个冥顽不灵的老家伙,他那与时代格格不入的装修风格,永不改变的军人的腰板,即使用慢的要死的手写也不学拼音的输入法,以及老掉牙的上香规矩,时时刻刻都在诉说着他的孤寂。 他是泥沼中的苦行人,一脚扎在今日的炎凉中,一脚拔不出过往的旧梦。
        是夜,无眠。
        张日山像所有老人一样沾染上了回忆的毛病,时不时过往的人情世故便如浮光般显现出来,明明再也触碰不到,却一次次记起,像是曾经反复结痂的伤口,尚未愈合,又涌出血去。但是,孤独如他,无家眷,无知己,无故人,伤今也好,怀古也罢,又与何人说呢?
        张日山陷入回忆,沉默了许久,盛满月色的眸中明明无悲无喜,但就是让人觉得揪心。 夜晚总是人最脆弱的时候,他到底没忍住想要倾诉的心。话未出口,一声绵长沉重的叹息先搅动了空气。张日山垂目看着坛中的鱼儿,这儿除他以外的唯一活物,低声说: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好久没回长沙了,那与北平大不相同,与张家更不同,吃的住的不一样,人也不一样。跟佛爷初到长沙时,说来也是八十多年前的是事了,呃,长沙湿润,多雨,一天的训练下来浑身上下都黏黏糊糊的,难受的紧,夏天佛爷身上捂出了痱子,再难受他也不吭声,他是长官,不能认怂。佛爷说,为了保家卫国,什么都要担着,这才叫战士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长沙也有好东西,比如糖油粑粑,刚出炉的糖油粑粑拿荷叶一包,清香软糯,二爷夫人除了下面就最喜欢它了,陈皮因为这个还和我打了一架。二爷夫人去了之后不久,有人曾买下了整个长沙城的糖油粑粑,不知道是陈皮还是二爷,反正那天我是没吃上。可惜佛爷不喜欢甜食。但佛爷好像挺喜欢臭豆腐,我也喜欢。长沙城做臭豆腐的摊子数不胜数,但偏偏狗五爷做的最带劲,臭的出奇也香的出奇,八爷受不了那味儿,我每每吃时,他都会捏着鼻子让我滚远点儿,那表情,挺好笑的,但我从不听他的,佛爷才是我的主子。听坎肩说吴邪也会做臭豆腐,不知道承了五爷的几分手艺。
        吴邪那小子年纪不大,闯祸的本事不小,哪都敢下,哪都敢闹,还不如他爷爷的狗听话。那个张家人与他一遭,多少能沾点儿人气儿。嗯,有个人陪着挺好的。
        我年轻的时候最大的理想的不过是天下太平,人人有饭吃,有活干,我能做佛爷一辈子的副手,现在好像什么什么都实现了,但又好像什么都没了。佛爷,八爷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水中锦鲤似乎受够了张日山的絮叨,摇摇尾巴,荡起一阵水波,打碎了月光和思绪,沉到水底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张日山轻轻叹了口气,然后再不说话了。
        老了啊。

栗子

脱单有望

【启副】生如夏花2

好像没有什么实际内容。。。
下节让八爷上线做助攻
第一次发文字好激动(๑ºั╰╯ºั๑)
副官我奈你

香槟玫瑰
代表花语: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,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,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,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。


张启山这个男人一辈子里吐露心声的时刻寥寥无几,他习惯了强势习惯了干练习惯了在长夜中咬牙坚持。他将一切的心思深掩在心底,例如,对陆建勋的不满对裘德考的疑虑,以及对副官的那份爱情。
张启山自认为是一个冷心冷情的人。却从未想到在张副官的身上栽了跟头。不知是初见的那一抹狡黠的笑容让他沦陷,还是无时无刻的忠诚跟随使他心动,那个挺拔倔强的身影终究深深的烙在了心底。
正如张副官所说“和佛爷在一起,百无禁忌。”张启山从来不信邪。却不由自主地在这份感情上患得患失。每当感受到背后那一道紧紧追随的目光,他总能在这乱世中感到一丝心安。张启山害怕他将这份感情告诉副官后,他将失去这双明亮的眼眸,失去那个明朗的人。
陆建勋初来时,曾将张副官借去两个星期,这两个星期张启山寝食难安,曾经得心应手的事情也变得束手束脚起来,最终还是寻了个由头,将张副官提前叫了回来。
其实,张启山早已离不开张副官了。
我亲爱的张副官,我该拿你怎么办?

生如夏花

大概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吧,用片段呈现,文笔不好,多多包涵,毕竟我没有高中文凭(๑´ㅂ`๑)
雏菊
花语——隐藏在心中的爱
像缪塞的诗里写的一样 “我爱着,什么也不说;我爱着,只我心理知觉;我珍惜我的秘密,我也珍惜我的痛苦;我曾宣誓,我爱者,不怀抱任何希望,但并不是没有幸福 ——只要能看到你,我就感到满足。


又是一个阴雨天。冰凉的潮气一个劲儿的往骨头缝里钻,张副官腿上的旧伤又开始泛疼了,断断续续的,扰人清梦。伤是上一次与佛爷去矿山时留下的,那时佛爷昏迷,张副官一个人对付一群人,终究是勉强了些,中了一枪,又急忙跑去了红府,到底是烙下了病根。副官抚着伤腿,呆呆的看着窗外,感受着疼痛从小腿钻到大脑里,钝钝的疼。张副官想起了佛爷,佛爷常年征战,身先士卒,又下墓探险,身上也是落下了不少的伤。这个雨夜想必佛爷也不好过吧,那个刚毅的男人身上肩负着巨大的责任却也承受着巨大的痛苦,漫漫雨夜,他是否也孤灯难眠?张副官起了身,落地有些不稳,他跺跺脚,试图减轻一些麻痛。
张副官打了一盆热水,兜里揣着药膏,但站在张启山门口时却停下了,他想,佛爷会不会嫌我多事,又或者我会不会打扰了佛爷。
“谁在门口?”低沉的声音透过厚重的木门传了过来,佛爷果然没睡。
张副官像往常一样挺直了身子,沉声回答道“是我,副官。”
“进”
张启山的房间里仅仅亮着一盏床头灯,柔和的光晕洒在他刀削一般的脸庞上,平白添了一丝温柔 ,和暖美好。睡袍半敞着,小麦色的胸肌一览无余,让人绮思连连。张副官不禁往上瞟着,竟忘了说话。张启山支着脑袋,声音里染了几分笑意“看什么呢?”
张副官猛地回过神来,又羞涩又紧张,逼得耳朵上浮起了一层粉,低着头不敢看人“属下,属下想冬夜寒冷潮湿,怕伤了佛爷的身子,所以拿了些热水和活血的药膏来。”
张启山盯着他颤动的眼睫,心里软的不得了,看看我们家副官,多么细心体贴。张启山柔声说道“有心了”
“这是属下的职责”张副官的心狂跳不已,他爱张启山,他的一切都让他心动。他隐藏着这个秘密,却无法像处理军务那样做得完美无缺。
匆匆忙忙的搁下东西,草草说一声属下告退,张副官退出去关好门。
灯下,张启山抚着药盒,发出一声轻笑。
“谢谢你,我的副官”